廣告贊助

H :

如果鎮日活在沒來由的憎恨中,是不是很可悲?

如果對裝模作樣的浮誇感到噁心,是不是很可悲?

如果憎恨虛偽的群眾,結果發現自己也身陷其中,是不是很可悲?

如果發覺了自己的自負自私,卻不可自拔地去維持自負自私,然後背負自己對自己放縱的憎恨,是不是很可悲?

有時候我覺得很驚奇,為什麼身旁的人不厭惡我?究竟是瞭解自身醜陋的我太擅於掩飾,以致於別人無法分辨我真實的容顏和穿戴的假面。還是本來就沒有十足的惡,人對罪惡的容忍力一直都深不見底。於是我們連憎恨自己的能力都被剝奪,只剩下卑鄙的自哀自憐在苟延殘喘…

最近我有點害怕自己獨自一人時發出的絕望笑容。那是一種半摻雜瘋狂、半摻雜虛無的微笑,可是擰不出眼淚。說不定,其實有兩個我,而現在其中一個已經快死了。於是我不知道自己是誰。也不知道此時此刻的自己在做些什麼。

                                                                                                                                                                      C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柯 Cain 的頭像
柯 Cain

蒼白的路易斯

柯 Ca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