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A:

      別來無恙。很抱歉沉默了這麼長一段時間才提筆回信。其實也沒有什麼干擾我坐下來好好回信的事情,只是單純不知道該寫些什麼罷了。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我慢慢失去了暢所欲言的能力,或許在勉強之下還是可以在旁人的面前戴上開朗又健談的面具,但事實上我並不知道自己在說些什麼,只是空白的活著,每天掙扎的從朦朧的夢境中起身,然後再投身進另外一個虛無飄渺的世界。

 

      看到你寫給我的上一封信,你說你面對心中的畫面時,頓時有種不知道自己做些什麼的感嘆。我最近也在想這個問題,因為沒意外再過一年之後,我也要投入社會中「工作」了。奇怪的是,在一年前,我原本還對出社會可以伸展手腳感到躍躍欲試。才一年的時間,我的心卻平靜的像是死水了,對原本預期的事情失去了熱情。就好像...這一切都不是我真正渴望想做的事情,所以無論做的再多、無論有多麼冠冕堂皇的理由,都吞嚥不下。如果我說人生不過如此,只是在重複一個不知所云的循環,或許你會笑我狂妄吧...但我並不是想透析些什麼人生大道理,然後說什麼醒世格言。這確確實實是我現在所感,一切就只是這樣而已。預測、反應、接受,無止盡的循環。

 

      我現在還是在台北打工,不過已經快受不了服務業的可憎,所以我想我1.2月也會換工作吧。然後按照去年「那個我」的計畫,我會在畢業前的最後這半年找一份文學編輯相關的工作,先試試看自己對於這個行業的吸收程度,再決定接下來何去何從。希望在轉換工作之前我能存到一定的積蓄然後飛去找你。見見久未謀面的好友,然後看是否能激起我繼續生存下去的動力。

 

                                                                                                                                                                         C

創作者介紹

蒼白的路易斯

柯 Ca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