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自從上個月回學校圖書館借了幾本書回來讀之後,不知道為什麼漸漸沒心思寫文章,雖然說自己的筆記本寫了滿滿的隨筆,但在面對往誌的時候,卻有隔斷的感覺。說實在,其實也不是沒有任何的感想可以書寫,這陣子看了George Orwell的《Animal Farm》、《1984》,加上路況的《犬儒圖》,太宰治的《人間失格》。全部吸收完之後不是沒話可說,反而是太多思考卻不知道該從何說起...。

     先從最近在思考的「自由意志」和「選擇」開始說起好了。George Orwell的《Animal Farm》是一本很有趣的小說,說有趣可能不夠恰當,不過George Orwell選擇使用「Fairy Tale」的方式來敘述描寫極權政治的黑暗,的確是一個很有趣的現象。這要怎麼說呢,「Fairy Tale」(童話故事)和我們普遍認知的小說或故事不太一樣,舉例來說,我們大多記憶中的故事都會有賞善罰惡的道德價值觀在裡面,不過「Fairy Tale」卻缺乏這種道德價值。換句話說,童話故事裡面的角色境遇是沒有「善有善報」這種邏輯的。《Animal Farm》裡面豬統治了一切,統治了思想也統治了現實權力,但大部分實際付出能力的動物卻不一定有好下場,因為「善報」是一種激勵我們繼續努力的「邏輯」,但現實生活的殘酷和希望是不對等的。所以在故事的結局,大部分的動物繼續被奴役,繼續過著悽慘的生活,而這種殘酷的生活卻好像沒有改變的未來。

      有人一定會問,這和「自由意志」和「選擇」有什麼關係?要解釋這個關聯就必須先解釋什麼是自由意志。在哲學的體系裡面,有些人肯定自由意志的存在,有些人則否定有真正自由意志的存在。就我個人而言,我比較偏向於肯定有自由意志。雖然有人會說,所有個體的意志都是一個群體意志的延伸,就像殺人者並不一定是「自由的」想殺人,而往往是由於外在的限制或者是被給予「錯誤的價值觀」。所以我們所做的決定都是身不由己的,我們意志是許多意義的組成,而這些意義又參雜了許多價值觀,這許多價值觀就會左右我們的意志,讓我們只是延伸這些價值觀或意義,於是沒有實質的「自由意志」。

      我能理解這種有點虛無感的論調,可是我並不能茍同了解後卻不反抗的態度。或許我們的意志的確會被外來的意義所影響,在不知道被控制的情形之下,我們的確無法「自由」的思考和選擇。在George Orwell的《1984》裡面就說到一個很可怕的現象:「當極權者控制當下,他就能控制過去(歷史的解釋權);當極權者控制過去,他就能控制未來(操縱思想)」。仔細想想,這真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情,想想看,若是當權者把關於228的文獻全部銷毀,等到相關人事也消失之後,還有什麼可以證明228的確發生過?由此可以發現我們人類多麼依賴「證據」來證明歷史,卻不知道歷史、過去都是可以被建構的。只要有人有能力去操縱,他就可以操縱我們未來的思想,然後繼續強化自己的控制權。所以,在這個「資訊流通」的時代,擁有越多資訊,相對的也擁有更多的權力,我想除了權力,也至少擁有了更多的思考自由。

     所以我不想要讓人類的思考掉入麻木、被操縱、放棄自由的地步,我想我至少會肯定人有選擇的能力,而這種能力就是「自由意志」。我追求的不是一種定義上的「自由意志」,而是每個個體在藉由自省和吸收資訊之後的選擇。就像我之前文章提到的內容,我說人的意識會在吸收資訊和思考組織之後逐漸變化,所以意識都是流動的。換句話說,我們沒有辦法避免不「後悔」,因為明日的我已不是今日的我,未來的自己在成長過後當然會對過去的決定感到不滿意,但這是無法避免的。所以我們不需要拘泥在「後悔」這件事情上。當然,我們可以避免後悔的頻繁出現,這靠的就是謹慎的選擇。「始終如一」不是一句空話,要想始終如一就必須更了解自己是誰,而不是什麼都照著感覺走、或者是草率的作決定。這樣至少在事後回想時,能避免無謂的後悔出現。

     「選擇」在我的思考架構中,一直都扮演著很重要的角色,「選擇」既是「自由意志」的表現,同時又是人類與其他動物比較不同的地方。除了人類,其他動物大多都必須服膺本能,該吃就要吃、想睡就要睡、想要性就要性;可是人類可以克制自己的本能,讓自己選擇除了本能之外的另外一條路。當然會有人問說為什麼要克制自己的本能,說到這個我想引用路況在《犬儒圖》裡面討論慾望的論述。路況說:「慾望是一種弔詭的存在,因為他沒有被滿足的時刻。」我想利用這句話表達的是,人類的操縱力大於其他的生物,偏偏本能慾望是無法被填滿的空洞,如果我們不去克制,那我們必然要面對爭奪和殺戮。所以持「人不需克制本能」的人其實就是隱性的支持物競天擇,畢竟我們不可能不靠爭奪就保證一定有資源的擁有。除非持這種論調的人是不自知的既得利益者,認為萬物的存在就是為了維持他個體的快樂,是必須被消耗的。那我跟這種人可能就沒什麼交集,也沒什麼好討論的了。

     總結來說,我這陣子思考的「自由意志」和「選擇」,想要釐清的是我們該如何發展「自由意志」。目前我所得到的結論是,尊重這個世界、尊重其他個體、在不斷吸收資訊和自我反省之下,謹慎的作決定。對我而言,選擇就是一種自由的表現,雖然沒有到像沙特那樣認為「由於沒有被先決的本質,所以意志必然是自由」的角度來肯定完全自由,但我相信在不斷獲得資訊並了解自我有沒有被操縱的前提下,我們是能也必須要行使「自由意志」的。

下篇文章待續(主要討論太宰治《人間失格》、三島由紀夫《假面的告白》之間的表演性)


最後PO一些最近在聽的音樂:

1.陳淑樺 - 問

 

聽完不得不讚嘆李宗盛的詞曲能寫到各種細膩的情緒和心情,像是辛曉琪的《解脫》,還有陳淑樺的這首《問》


2.Pantera - Cemetery Gates

 

我最近非常非常喜歡Pantera這首〈Cemetery Gates〉。他與其他Trash Metal不同的是,這首歌有非常完整個鋪陳和情緒的發洩。前奏類似喃喃自語的清脆吉他,逐漸堆砌情緒直到副歌整個爆發開來,加上主唱嘶吼的歌聲,讓人在這喧鬧的音樂中格外感到寂寞。就像歌詞裡面寫的

Well I guess
You took my youth
And gave it all away
Like the birth of a
New-found joy
This love will end in rage
And when she died
I couldn't cry
The pride within my soul
You left me incomplete
All alone as the memories now unfold.」

在近代音樂中一直都有一種被棄的孤獨和恐懼,在Joy Division裡面可以聽到、在Porcupine Tree裡面也可以聽到。我想這就是音樂所描寫的真實吧,我們既冷漠又孤獨,卻一直到了現在都找不到一個救贖的道路。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柯 Cain 的頭像
柯 Cain

蒼白的路易斯

柯 Ca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