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這半年我又看見了許多血和許多淚,

然而我只有雜感而已。

 

淚揩了,血消了;

屠伯們消遙復消遙,

用鋼刀的,用軟刀的。

然而我只有「雜感」而已。

 

連「雜感」也被「放進了應該去的地方」時,

我於是只有「而已」而已。

創作者介紹

蒼白的路易斯

柯 Ca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