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I could hear them howling from afar

我聽到了來自遠方的哀號聲

I saw them rushing to your car

我看到他們向著你的車子湧來

In a moment all went screaming wild

轉瞬之間空氣中充斥著尖叫聲

Until the darkness killed the light

直到黑暗的死寂掩蓋了光明

 

I remember running to the sea

我記得我跑向了海洋

The burning houses and the trees

越過了燃燒的屋子與樹木

I remember running to the sea

我記得我跑向了海洋

Alone and blinded by the fear

感到孤獨而且被恐懼蒙蔽了視線

 

And the river flows beneath your skin

河水在你的肌膚下奔流

Like savage horses kept within

就像有匹野馬在其中(註1

And all is wasted in the sand

一切都已隨塵土而逝

Like breaking diamonds with your hand

就像你徒手揉碎了鑽石一樣(註2

 

I remember running to the sea

我記得我跑向了海洋

Remember falling to my knees

記得我跪倒在路上

I remember gliding off the shore

我記得我飛奔過海岸

Until I touched the ocean floor

直到我碰觸到海底

 

And the river flows beneath your skin

河水在你的肌膚下奔流

Like savage horses kept within

就像有匹野馬其中

And all is wasted in the sand

一切都已隨塵土而逝

Like breaking diamonds with your hand

就像你徒手揉碎了鑽石一樣

 

And the river grows inside of me

於是這如河流般的悲傷不斷在我心中滋長

And the river grows inside of me

於是這如河流般的悲傷不斷在我心中滋長

And the river grows inside of me

於是這如河流般的悲傷不斷在我心中滋長

And the river grows inside of me

於是這如河流般的悲傷不斷在我心中滋長

And the river grows inside of me

於是這如河流般的悲傷不斷在我心中滋長

And the river grows inside of me

於是這如河流般的悲傷不斷在我心中滋長

 

———————————————————

 

1:在這裡說到的「River」,其實是比喻「血流」。在烏托亞島(Utøya)恐怖攻擊中,槍手對著逃向水邊的人群開槍,中彈的傷口血流如注。

 

2:「breaking diamonds with your hand」共有兩層意義。第一個是表面上的意義,徒手根本不可能捏碎硬度最高的鑽石,就像以往都與恐怖攻擊絕緣的挪威,恐怖攻擊對人民來說根本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情;第二個是象徵的意義,鑽石就像挪威一樣,完美無瑕又受其他國欽羨,但光憑槍手的屠殺就敲碎了這個美夢。

 

———————————————————

 

2011722日,屬於挪威中立偏左的工黨正在烏托亞島上舉行他們的青年營活動。下午325分,位於奧斯陸(Oslo)市中心的政府行政中心發生汽車炸彈攻擊,8人死亡、30人受傷的消息很快就傳到了島上,引起人群的騷動。但在2個小時後的下午5點多,身著自製警察制服的Anders Behring Breivik出現在島上,安撫群眾並表明自己是來「協助」他們。隨後他要求島上參與青年營的人集合,600多人按照他的要求排成一列,接著Anders Behring Breivik就從身上取出手槍,開始對著聚集的人們射擊……。

 

「馬克思主義者們,你們都會死」。Anders Behring Breivik邊開槍,邊對著為了逃開他而跳下湖水的人群開槍。瘋狂屠殺發生後一個半小時,措手不及的警方才趕到島上,Anders Behring Breivik毫無反抗的向警方投降,但這時已經造成了69人死亡、66人受傷,而這些死傷者多是15、16歲的青年。經過事後調查,Anders Behring Breivik於2005年加入右派的挪威進步黨,個人思想在少年時期即傾向於基督教恐怖主義、國家民族主義。仇外的反伊斯蘭、民粹主義等極右派思想,讓他自認為自己是發動聖戰的聖戰士,要肅清這些「該死的移民」和「馬克思走狗」。

 

有趣的是,在廢死的挪威,犯下如此重罪的Anders Behring Breivik只會被判處最高21年的刑罰,7年就可週末外出、14年即可以申請假釋,不過發動聖戰的他,看來還有很長的一場戰要打。

 

「意識形態」無所不在,原生的社會文化幾乎是伴隨著我們出生即存在我們腦海中。而在全球化的影響下,人、文化的交流因此而更加頻繁和密集,同時也引發了更多文化和意識的衝突。

 

這首〈Running to the Sea〉是挪威電子團體Royksopp2012年的作品,面對去年恐怖攻擊帶來的震撼,他們選擇使用自己擅長的音樂,藉由音符和歌詞的象徵,還原攻擊當下的恐懼和絕望。不只是紀念的象徵意義,同時也提醒了後代世人面對意識、文化仇恨時的謹慎。

 

挪威作為「幸福指數」前幾名的指標國家,似乎置身於歐陸、中東的紛擾之外。美國911恐怖攻擊、敘利亞內戰、阿富汗恐怖組織都只是遠在天邊的國際消息。殊不知一位自稱「馬克思獵人」的老百姓,就完全敲碎了這個美夢。

 

整個事件世人該警戒的地方在於,別輕易縱容意識和行為的連結,認為抗爭、罷工都是可以置身事外的單一事件,否則等到哪天,也會有一個無名小卒,闖進你的日常中,敲醒你獨善其身的美夢。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蒼白的路易斯

柯 Ca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